共產黨人
設為首頁 收藏本頁 注冊 登錄
首頁 時政聚焦 來稿選登 大講堂 浮光掠影 電子雜志 視頻博覽 關于我們
   >> 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   首頁 -> 共產黨人 -> 大講堂 -> 法治建設   今天是:
巡視新氣象
發表時間: 2014-05-09      【稿件來源】:     字體: [][ ][ ]

  _本刊記者   李天銳

“中央巡視組要找出‘老虎’和‘蒼蠅’。”中央紀委書記、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王岐山話音剛落,中央巡視組就已進駐各地各部門。在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“鐵腕”反腐的背景下,中央巡視組的一舉一動,無不受到各界的空前關注。

從回歸“發現和反映違法違紀線索”的職能,到媒體披露“第八巡視組赴江西住260元標間”,再到微博熱議“中央10大巡視組聯系方式”,公眾從這些微小的細節中,感知著此次巡視的新氣象。他們對巡視的期待,與王岐山的要求一致:找出“老虎”與“蒼蠅”。

外界普遍認為,此輪巡視的成果,將深刻地影響反腐格局。然而,巡視組要真正發揮“千里眼”、“順風耳”的作用,仍有眾多難題待解。

 

摘掉“鐵帽”打“老虎”

“搬掉鐵交椅,制定鐵紀律,賦予硬任務。”新一輪“巡視反腐”啟動后,一名巡視干部對巡視新氣象難掩激動。

此次巡視,組長人選由“鐵帽子”改為“一次一授權”。這個重大的體制機制創新,備受公眾矚目,被視作中央巡視組加強自身建設,打造作風過硬“鐵隊伍”的信號。

反腐專家也對此予以肯定。“以前組長都是一人任職,更像是一種人事或官職安排。現在更有針對性了,通過競爭,還可提高組長的責任意識,能否續任,讓巡視成果來說話。”有學者說。

該學者還展望,在巡視組長由“職務”變“任務”后,還可對巡視組成員隨機抽調,臨時重組,后續動作和效果讓人期待。

“一次一授權”還旨在從制度上保護巡視的獨立性。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透露,此舉讓一些被巡視單位很難提前做準備,人情牌將很難生效。

還有個易被人忽略的改變,這次巡視,59歲的現任廣西政協主席陳際瓦、58歲的山東政協主席劉偉等亦躋身組長陣容。有專家對《廉政瞭望》記者表示,他們既年富力強,又相對超脫,甚少利益糾葛,有助于發現和報告違紀問題,從這點上亦可看出中央的反腐決心。

本輪巡視,中央巡視組有了新的工作手段:今后,巡視組可直接到組織部門調取領導干部報告的個人有關事項,并對其真實性進行核實。學者認為,此舉將巡視制度和官員財產申報制度有效銜接,由上級監督者來抽查報告事項,發現違紀違法線索,將發揮震懾作用。

巡視范圍亦有擴展。王岐山特別指出,巡視工作要“下沉一級”,關口前移。這意味著巡視組將了解更多地方的真實問題和整體趨勢,還可能與巡視地區的退休干部、企業領導及群眾個別談話。

讓不少人精神一振的還有,在517日召開的巡視工作動員會上,王岐山將“著力發現領導干部是否存在權錢交易、以權謀私、貪污賄賂、腐化墮落等違紀違法問題”,作為巡視組的“硬任務”。

這番話隨即被解讀為巡視重心由“相對全面”,回歸最主要的職能:發現腐敗。

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劉長敏等專家認為,此前巡視也有對黨風廉政建設和自身廉政的考察,但此次提到如此緊迫的程度,定位精準,直奔要害,說明了中央“‘老虎’‘蒼蠅’一起拍”的決心。

目前,10個中央巡視組已全部奔赴巡視地區。此后兩月,他們將通過聽取匯報、列席會議、受理來信來訪、個別談話、問卷調查、實地考察等手段,代表中央對當地“政治體檢”。

進駐后,巡視組的敬業很快從細節上體現出來。第八巡視組工作人員對群眾耐心解釋,群眾可以來電,有材料可寄到對外公布的信箱,如果需要面談,他們也有接待組……

 

10年巡視路:成績突出,尷尬明顯

 “來天津你們想辦什么事就找我,市長辦不了的事,我都可以辦。”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原檢察長李寶金的一句承諾,讓巡視組聽出了“弦外之音”。一名與李相熟的老板告訴巡視組:“你不給他辦,他就辦你。即利用查案,抓你的小辮子。”

調查隨即展開,李寶金為數家企業牟取利益、挪用巨額公款等案情浮出水面,李寶金后被判處死緩。

陳良宇、侯伍杰、李寶金、杜世成、黃瑤……這一串因巡視發現線索而落馬的貪官,勾勒出自20038月,中央紀委、中央組織部巡視組成立近10年來的戰果。

作為中央巡視組迄今拿下的最大老虎,陳良宇與巡視組的“交鋒”頗具戲劇性。2005年年中巡視組入滬時,有干部舉報陳良宇的兒子與陳的秘書秦裕。2005年下半年,時任中紀委主要領導向陳反饋了巡視意見,但陳仍在多個場合為秦擔保,并在社保案爆發前火線提拔其為區長。一年后,陳良宇落馬,后獲刑18年。

省級巡視組建立以來,也發現了眾多貪腐線索。“他一句‘一點小錢我看不起,我有的是錢!’讓我們感到此人有問題。”四川省委巡視組人士透露,當年巡視樂山時,發現原犍為縣委書記田玉飛違規低價轉讓國有股,牽出其受賄1800余萬元的罪行。

作為解決“上級監督太遠”的一大手段,10年巡視的成果有目共睹。但實事求是地說,近年來,巡視在地方上面臨著“邊際效益”遞減的尷尬。首先,有關方面對巡視成果重視不夠,使巡視威力難以彰顯;其次,一些地方巡視組的管理體制不順,巡視人員的專業性需要提升;第三,巡視曝出了一些負面新聞,引發公眾質疑。

“發現陳良宇案部分線索”,是巡視組成立10年來,取得的重要成果之一。然而,梳理“栽倒”在巡視組跟前的高官,可見他們大都落馬于巡視組建立之初——原山西省委常委、太原市委書記侯伍杰,原江蘇省委常委、組織部長徐國健落馬于中央紀委、中組部巡視組成立次年,陳良宇、李寶金落馬于2006年,原貴州省政協主席黃瑤落馬最晚,但也已是3年前。此后被查的貪官是否也未過“巡視關”,未有更多報道。

巡視組成員構成,直接影響巡視工作的效果。《廉政瞭望》記者在東部地區采訪發現,一些省市把巡視組作為解決職級待遇、安置人員的去處,對其是否適合該崗位,自身是否“過硬”,是否敢“碰硬”,并未著重考慮。

成立不到10年的巡視組,一個突出特點是平均年齡偏大。雖然老同志德高望重,經驗豐富,但巡視組優化年齡結構、吸收各方新鮮血液的任務亦很急迫。

還有地方巡視人員透露,當地巡視組人員由紀委、組織部共同管理,但缺乏管理細則,效果不夠理想。“也沒有科學的考核機制和追究制度,我們的積極性沒調動起來,感覺時間一長,干好干差都一個樣。”

近年來,有關巡視的負面新聞不時曝出,引人側目。2011年,湖北省委巡視組在巡視國家級貧困縣秭歸縣后,被曝出留下“80萬天價賬單”。后經調查,巡視組實際開支為11萬多元,由秭歸縣買單。巡視組花費2.9萬元外出考察,更被湖北省紀委批“紀律意識不強、違反巡視工作規定”。而今年3月至5月,江蘇海安縣信訪部門在省委巡視組駐地截訪,巡視組人員雖已得知此事,并和當地打了招呼,卻未能制止截訪。

有巡視干部擔憂,隨著巡視效果達到一定程度,如果不對其體制機制進行相應完善,哪怕巡視的頻率再高,人再多,最后仍有可能不盡如人意。從上述案例可知此言不虛。此次巡視“變招”,正是中央心中有數,有的放矢,對消除上述尷尬將起到積極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廉政瞭望》2013.13

>>> <<<
共產黨人
主辦:中共寧夏回族自治區委員會 Copyright by 2014 寧夏新聞網技術支持 寧ICP備09000124號
地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人民廣場東街197號 電話:(0951)5010790 5035301
体彩20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