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產黨人
設為首頁 收藏本頁 注冊 登錄
首頁 時政聚焦 來稿選登 大講堂 浮光掠影 電子雜志 視頻博覽 關于我們
   >> 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   首頁 -> 共產黨人 -> 大講堂 -> 法治建設   今天是:
智言vs騙語:“打假”是個精細活
發表時間: 2014-05-09      【稿件來源】:     字體: [][ ][ ]

_本刊記者  李天銳

 “林處長,救救我!我的膽子最小,老想吃現成飯!”

這是上世紀50年代老舍話劇《西望長安》中,騙子栗晚成被拆穿后的情景。栗晚成自稱曾任團參謀長,參加過淮海戰役,是抗美援朝的“戰斗英雄”,從而開始了騙飛機票、騙生活補助、騙感情的荒誕人生。他的原型,是“50年代最大政治詐騙犯”李萬銘。

60年過去,栗晚成依然活躍在現實中。他們或亦官亦學,為企業奉上發展戰略;或長袖善舞,為地方帶來“北京好聲音”。《廉政瞭望》記者采訪了多名官場人士、學者法官,揭開騙子行走官場的伎倆,及騙局背后的深厚土壤。

假官員愛“傍”哪些衙門?

 此次趙錫永“現形”后,網友對其冒充“國務院研究室司長”有諸多解讀。成都市委黨校教授劉益飛認為,這是精心研究過的。“規劃和研究部門不屬一線,工作范圍廣,既有正式人員、又有聘任的研究員,一些內部人士也不容易弄清。”劉益飛說。

假官員還愛“傍”哪些部門?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陸群說了一連串:中組部地方干部局官員,中央紀委“地方特派員”,總參情報局官員,國家安全部特勤人員,國家發改委、財政部、民政部官員(多為難以查證的副職),國務院“國情咨詢員”……“這些單位有的管人,有的管錢,有的神秘莫測,是騙子的首選。”陸群告訴《廉政瞭望》記者。

最受騙子青睞的職位則是“主任”。因為主任可大可小——中辦、國家發改委的一把手是主任;一個小科室,頭兒也是主任。

一名資深法官透露,假官員選擇行騙地域也頗為“講究”。過去,一些人往往盯上北京等大城市和相對落后地區。首都大小官員云集,有著不同訴求,給熟諳官場的騙子提供了條件。相對落后地區則對“京官”更為崇拜,對項目、官位等的訴求亦很強烈。

不過,隨著時代的發展、信息的便利,官場中人防騙意識普遍增強,很多假官員難以故伎重演,只好“苦練內功”。

首先是自我包裝。2011年,北京市二中院曾審理過一起冒充官員直系親屬詐騙案。楊某通過電視新聞模仿該官員,佩戴同樣材質的眼鏡,并在發型、打扮甚至言談上著力模仿。許多受害者因此被騙數十萬元。

騙子還學會了“神秘”。“話總是說一半,喜歡端出點架子。”二中院法官程昊說,許多假官員通過聊出生地等,側面顯示自己與某領導人的關系。法官邱波還透露,這些人平日就以官員自居,通過擴大交際范圍,坐等他人上鉤。

以官員身份參加學術會議也是一招。這種會議名目繁多,身份審查不嚴,讓人鉆了空子。在二中院審過的案子中,就有假官員帶受害人旁聽某重要會議。會后,騙子走到主席臺,與真官員寒暄拍照。雖然二人并不熟識,但這一舉動卻讓受害人佩服,以為兩人十分熟絡。

“中間人”亦成了騙子利用的對象。如趙錫永就是通過學術會議認識云內動力董事長楊波,被引薦到昆明的,而楊波對其真實身份并不知曉。

 

“我一眼就能識破”

 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。在陸群看來,只要不圖名利,大小官員就不會上當。如果對官場有一定了解,觀察騙子舉動,不動聲色地問幾個問題,還可揭穿許多假官員。

“長沙經常有冒充中央官員的,我一般一眼就能識破。”陸群告訴《廉政瞭望》記者。

一次,有朋友讓陸群參加飯局,說有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司長參加。“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又來了騙子。”陸群說。

見面后,司長聽說陸群是紀委的,臉色驟變。“我跟他禮節性聊天,問他們單位有多少編制,主要干什么,他說編制很多,具體要組織部才知道。你說他們單位怎么可能有個組織部?”

禁不住大家盤問,“司長”終于說,他不在機關,而在機關下屬的某網站工作。

此后,陸群多次受邀鑒別“真偽”。“去之前,我不讓人告訴對方我的身份,因為騙子對紀委干部很警惕。”

有段時間,有人不斷向陸群打聽,中央紀委是否有個姓田的駐湘特派員。他說根本沒特派員這回事,但沒人信。

“我就讓老鄉約田出來喝茶,我在旁邊茶座,用短信指揮老鄉提問。一開始,他說得頭頭是道,還暗示跟某些領導很熟,直到我問了句,中央紀委有多少特派員,他說全國有500個,才露了餡。”

原來,騙子稱能為被查的官員“開脫”,以此騙錢。因缺少具體證據,陸群要老鄉不理他。

陸群還見識過更有“水平”的騙子。有人曾冒充最高法的法官,插手廣東一起民事案件,此人懂不少法律知識,把別人完全鎮住了。但后來,騙子落網獲刑。

 

“考公”的富翁,被攔截的王子

 “假欽差”趙錫永等人被曝光后,許多人進行了反思。

“為何一些官員那么好騙?假官員滿足了哪些需求?”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胡光偉連發數問。他認為是需求與供給的關系:一求項目,二求升官。反映的,是獲取項目和干部提升的渠道不暢。“蒼蠅不盯無縫的蛋。”胡光偉說。

《人民日報》也評論說,這批假官員自由往來各地,體現出地方干部畏上媚權,要害部門手握審批權、潛規則盛行等真問題。

胡光偉還感慨,劉和平等本身是假冒偽劣,卻被百姓視為“頗有政績”。不管劉出于何種目的,也反映了官場上敢于碰硬、真正為百姓辦事的官還太少。

在成都市委黨校教授劉益飛看來,官場騙子一代代層出不窮,根源還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官本位的影響,這也得到了眾多專家的認同。

讓劉益飛遺憾的是,新中國成立60多年,一方面沒有全部肅清封建殘余,也沒有認真地批判官本位,另一方面還用制度去強化它,使一些官員的權力得不到有效監督。

胡光偉則強調,體制外的人,對官員也有天然接近性。當年,臺灣作家柏楊在《丑陋的中國人》中,就以官本位作“醬缸文化”的例證。其特征之一是全社會以官的標準為標準,以官的利益為利益。如今,官本位更體現在一邊罵官,一邊羨官。

前不久,黑龍江千萬身家的老板浩宇報考公務員,稱“有了身份心里就踏實了”。而趙錫永當初報考國務院部門,失利后頗感懷才不遇。其后冒充“欽差”,用他的話說,也是為了“曲線救國”、實現人生價值。

“我們要從根本上去批判、改變官本位,讓人人在官員面前都有平等人格。”劉益飛說。

在這方面,西方國家的做法值得借鑒。去年秋天,貨真價實的瑞典王子卡爾·菲利浦一人從委內瑞拉前往美國時,竟然被美國警方懷疑使用假證件,當成冒牌貨,在機場給扣下了。直到確認了身份,才將其釋放。

胡光偉等告訴記者,西方的憲法和法律,專門為防止政府越權設置了苛刻的條款,在制度上有了保證。此外,西方“人性惡”的理念,培養了老百姓監督意識。行政權雖躍躍欲試,卻總不至于失控。這正是西方鮮有假官員的原因。

 

“升官前,想一想”

假官員風波遲早會過去。但政府、官員和社會如何認真吸取教訓,卻值得深思。

“要下決心清理官本位這類封建殘余思想的影響。”劉益飛說,“另一方面,提升官員接待、干部選拔、公開等制度的執行力勢在必行。”

采訪中,諸多官員表示,公務員有一套健全而成熟的身份審查制度,涵蓋領導視察、基層接待、干部任職、借調、銜接的各個方面。如果嚴格執行,而不是靠“打招呼”辦事,很多騙子不可能得逞。

北京師范大學政治學院副教授沈友軍告訴《廉政瞭望》記者,以王亞麗為例,如果當年人事部門將其履歷對社會公開,在第一關——正定縣武裝部就能發現她造假。如果此后任命她為鹿泉市開發區書記的動議上常委會討論,或者推行重大任免全委會票決,其“露餡”的幾率亦不小。

對于紀委而言,預防假官員也有著力點。陸群認為,除了懲處與教育并重,還要加強對干部的管理監督。“因為現在確有一些上級官員在基層插手項目、收錢了難,客觀上為‘李鬼’創造了條件。”

在四川省直機關黨校教授魏敏生看來,要讓“李鬼”不再猖獗,就應限制官員權力。具體來說,公權力者要敬畏群眾,接受群眾隨時隨地“挑刺”;暢通輿論監督等方式;將基層民主與公開推而廣之。

魏敏生認為,習總書記強調,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,很有針對性。“以前也講把權力關進籠子,但在一些人看來,權力進不進籠子,是由權力自己決定的。”

“現在一些上級部門和官員的權責已經失衡了。”魏敏生認為,原本權力越大,責任就越大,現實中卻可能變成權力越大,利益越多,責任越輕。因此官員只要能提升,不管專業、經歷等是否適合,都十分樂意。

“如果有一天,官員升職時,能因評估到自己不能勝任、怕被問責而讓賢,就朝消解官本位、扭轉社會風氣邁了一大步,那時假官員也會無利可圖。”魏敏生說。但要實現這一目標,需要采取更多根本性措施。

44日,媒體曝出四川瀘州青年刁濤冒充公務員,虛構大型項目詐騙建筑老板1000余萬元的案子。騙局最終被瀘州副市長劉云識破,刁濤被捕。當民警找到刁濤時,他仍一口咬定:“香港許氏投資集團老總正與有關領導商談……”

刁濤不會是最后一個假官員。

 

 附:三種假官,混跡江湖

 

通過梳理多人情況,本刊記者總結出假官員行騙官場的三種類型。

 

詐騙錢財,得寸進尺

典型案例:吉林無業人員周雪松,以“永吉縣委副書記”等身份招搖撞騙,獲刑16年。

行騙特點:此類騙子多文化水平不高,行騙手段單一。但心思細密,其“必殺技”為口若懸河,極盡自我吹噓之能事。如周雪松被抓后,還要給刑警大隊教導員“提干”。

 

享受官威,扮演上癮

典型案例:趙錫永冒充“國務院研究室司長”在湖南、云南等地“調研”。

行騙特點:此類騙子是第一類的升級版。他們多有專業背景和一定資源,通過會議、論壇結識官商大佬,受邀參加調研,既拿物質好處(顧問費),更重精神享受(被奉為上賓,建議獲采納)。地方上“唯上是從”,難質疑其身份。但若有人較真,容易露出馬腳。

 

起點造假,一切歸零

典型案例:曾任共青團河北省委副書記的王亞麗、“三假干部”曹忠武等人偽造身份騙官。

行騙特點:王亞麗本名丁增欣,是初中肄業的鄉村女子。她的干爹、富商王破盤和多名領導暗箱操作,將她變成了官,步步助其升遷。此類騙局,在三類騙局中最不易戳穿。如果不是2008年王破盤猝死后,王亞麗與其子女展開“遺產大戰”使王身份暴露,她不知還會潛伏多久。也不知如今還有多少“王亞麗”正潛伏著。

 

轉載自《廉政瞭望》20138

>>> <<<
共產黨人
主辦:中共寧夏回族自治區委員會 Copyright by 2014 寧夏新聞網技術支持 寧ICP備09000124號
地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人民廣場東街197號 電話:(0951)5010790 5035301
体彩20选5